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执行主管 >

全球最大ETF投研主管:中国国企改革执行力度应加强

归档日期:07-08       文本归类:执行主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0月21日美元指数再度走高,达到七个月以来最高点,加大人民币贬值压力,当天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跌破6.76元,再次刷新逾六年新低。

  中金公司预期今年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6.75,并认为2017年底到6.96;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亦预计今年年底大概处在6.8附近。

  不久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美国先锋基金(Vanguard)。该基金环球投资策略及研究主管Joseph H.Davis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表了对中国经济、人民币、楼市的看法,他长期看好中国经济发展,认为应加强对国企改革的执行力度以及与全球金融系统的整合 。

  据了解,截至8月30日先锋基金全球管理资产规模为3.8万亿美元,其中管理基金3.2万亿美元,ETF规模有6000亿美元,亦是全球最大的ETF公司。

  先锋基金去年6月首次将A股直接纳入其新兴市场ETF,是首个纳入A股的全球主要新兴市场基金。公司今年9月宣布总值达590亿美元的新兴市场股票指数基金已经过渡至其富时新兴市场纳入A股全市场指数,于9月19日起生效。

  谈及中国经济的发展,Joseph认为,“从长期看,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短期经济放缓,我们认为,中国如何控制住经济的下行趋势才是更为严峻的挑战。”

  在他看来,中国所面临的长期风险是如何避免成为第二个日本。他担心若没有进行足够的结构性改革,会造成杠杆率的累积。被问及中国是否有可能像日本一样,掉入“失落十年”的陷阱,他表示存在“25%-35%”的可能性。

  “我们担心长期风险,如果不能完全融入全球经济、完成国有企业改革,在全球环境下,这些国企没有竞争实力,那么在那些竞争力不强的系统内,就存在杠杆率累加的风险。我们通过这些未来可预测的风险审视全球经济的。”

  面对中国一系列结构性改革,Joseph表示,在全球所有主要经济体或最大的经济体中,中国为未来五年到十年的经济发展制定了明确计划。“改革方向是明确与公开的,中国很清楚需要采取什么措施,关键在于执行力度,我担心中国为了缓解短期的增长放缓,而忽略改革的重要性。”

  他称,结构性改革中,“我们期望资本账户能够增加,在目标明确、逐渐完成的改革进程中,实现更大的金融市场整合。然后要在私有企业与国有企业间达成真正平衡,这就涉及企业的资金来源以及具体的资本构成。”他认为,这些都是与谋求未来十年经济的再平衡挂钩。

  他认为国企改革是其中较为重要的环节。“结构性改革过程会很难。如果中国没有改革成功,那问题肯定出现在国企改革不够彻底。据我们的分析结果,中国并不存在过度投资问题,鉴于目前的发展状况,我们认为中国需要加大投资力度;在某些发达市场中,资本率或投资比率应该更高。所以每当有人提到中国存在过度投资的问题时,我都会反驳这种论断太泛了,归根究底是资本配置问题。应该减少对国有企业的投入,因为这些企业出现了负现金流、生产力率为零或为负数,应加大对非国有企业的投入。”

  在Joseph看来,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与全球金融系统的整合度越来越大,那么这个国家必须从容看待两件事。第一,国家经济会出现更大的波动性,也就是说GDP总体还算稳定,但会上下波动。据指标显示,中国应该从容看待这些波动,这些不完全是金融市场的波动,上下波动是正常现象。第二,整合程度越高,经济对商业周期的敏感度就会越高,这并不意味着国家不应该进行调控。总体而言,我认为对于更大的波动性,保持从容应对的态度。”

  同时,他认为,“少制定一些关于人民币汇率或经济增长方面的目标。如果中国不再执着于GDP增长率,则是一件好事,中国应该把目标放长远点。”

  他相信中国资金雄厚、拥有强大的生产力,尽管现在发展的步伐减慢了很多,但十年之后,中国肯定会更发达、生产力更强并取得更大成功。

  Joseph认为,在中国经济放缓中,更应该关注第二、三线城市的风险点。“我们并非对股票市场的暴跌毫不关心,而是更加关注中国大陆二、三线城市的杠杆率。”

  他表示,“这些城市的房价应该反映自身基本的发展水平,但这两年却发生脱离。本应在自身发展水平之上,房价随时间缓慢上涨,与2003-2005年的美国房价类似,然而这些城市的房价目前远远超过基本水平。我知道一线城市如北京、上海的房价增值势头很强,但毕竟一线城市的房价是与收入增长、租金价格等基本状况挂钩,因此一线城市的房价并未被过分高估,反而是二、三线城市的房价被高估了,这会带来短期风险。”

  他谈到,虽然不认为中国大陆二、三线城市的杠杆率会出现整体性变化,毕竟中国开放资本账户是有限。

  “我们认为中国的杠杆率在过去两年增长了5%,我们预料到了这一点并认为会增长3%。那么中国银行系统的资本调整,会增强避险心理并造成股票市场的震荡。”

  人民币在国庆期间加入SDR,对于人民币,Joseph表示,随着全球金融一体化的推进,在深化改革的金融市场中,人民币将具有更大灵活性。

  “对于很多国家而言,人民币会出现浮动并逐渐升值,因为人民币是被低估的;但人民币会在当前的汇率范围内出现一定程度波动。”

  “我预计未来两年,随着中国进一步发展并摆脱中等收入陷阱,人民币的走势将与之保持一致。中国也能更从容的看待人民币在更大范围内的波动。人民币已经具有特别提款权,如果中国继续朝着五年计划迈进,货币波动将与之相一致。”

  “到那时,人民币汇率就会开始出现更大波动;人民币波动将成为未来五年中国是否成功的见证。与经济统计数据一样,调整力度越大,人民币波动性越小,则说明短期内出现硬着陆的风险越小。未来五年或十年,中国面对更大的挑战是能否摆脱中等收入陷阱;他们将看到,货币价格的波动是与金融体系的逐步开放相一致的。”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本文链接:http://germworks.net/zhixingzhuguan/3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