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支站 >

大渡河边的比特币矿场:矿场主投资千万 一年回本

归档日期:06-15       文本归类:支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丰水期发电量过剩,仅此一点就让水电站与矿场找到了最好的合作理由。而电费每便宜一分钱,对于整个矿场节约的成本都“大得吓人”。

  拿到电的前提下,矿场主出资上千万,可以在电站内搭建厂房,然后进行“招商”。闻讯而来的玩家,需要预付电费、机位费,还要缴纳数百万元的保证金。“行情好,矿场主一年可以收回投资。”

  玩家投入3000台矿机,成本超过400万元,效益好一个月出10个币,按照目前的行情收益超过50万元,一年可以收回成本。

  5月28日,进入丰水期的大渡河,水流湍急。在四川甘孜州深山的一家电站旁,成千上万的矿机进入24小时运转状态。厂房内,工人正在把全国各地运来的矿机装进机房。

  四川一位资深挖矿玩家说,矿场主不嫌山高路远,在深山峡谷寻找水电站,然后将挖矿厂房建在电站内或者附近,只为向电站直接购电,节约挖矿成本。

  业内公认的是,全球70%的比特币产自中国,而中国70%的矿场在四川,尤其集中在大渡河流域。

  不过,在四川甘孜州康定市,相关管理部门对比特币挖矿并未持支持态度。康定市自然资源局相关负责人介绍,5月27日,当地已经成立工作组,正对辖区内进行摸底,部分厂房如涉嫌违法搭建,将面临处罚。

  5月,南方丰水期,从内蒙古、新疆等地返回四川、云南,是挖矿玩家的必然选择。

  5月初,资深玩家小武(化名)带着3000台矿机,开始在四川找矿场,甘孜州大渡河边的矿场是理想的场所,这里水电站较多,电价相对便宜。

  小武觉得,他们被外界形容成“候鸟”十分恰当。水电丰富的四川、云南,进入冬季枯水期,玩家们长途迁徙到新疆、内蒙古,在这里寻找火电厂,直到第二年5月,河水高涨时,他们又如候鸟飞回。

  “发电厂直供电2角8分一度电,很便宜了。”小武说,每便宜一分钱,对于整个矿场节约的成本都“大得吓人”,只不过水电枯水期停止直供给矿场,他们不得不迁徙北方“过冬”,虽然火电电价超过3角钱一度。

  相比修建固定厂房,多年迁徙经历后,有矿场主将厂房换成了集装箱,这样更便于南北辗转。

  这些“候鸟”矿场,大的有近10万台矿机,小的也有几千台。所谓的矿机,其实就是计算机,要求运算速度越快越好。

  比特币“挖矿”,最大最直接的消耗的就是电能,每挖出一个币,50%的收益用于支付电费。

  能避开国家电网,从电站直接购电,将节约更多成本。绝大多数水电站在深山峡谷,拥有雄厚资本的矿场主总能找到水电站并达成直供电协议,不仅电价更低,还省去了国家电网的“过网费”。

  水电站也愿意和矿场合作,丰水期发电量过剩,仅此一点就让双方找到了最好的合作理由。

  位于康定姑咱镇金康水电站的矿场,一年能拿到5亿度电,按照0.2元一度计算,要支付电站1亿元。

  拿到电的前提下,矿场主出资上千万,可以在电站内搭建厂房,然后进行“招商”。金康水电站内的矿场,拥有5栋厂房,今年已经安装3万台矿机,满负荷将达到5万台。

  闻讯而来的玩家,需要预付电费、机位费,还要缴纳数百万元的保证金。“行情好,矿场主一年可以收回投资。”小武也提到,少量矿场主并不是那么守信用,到期后不会按约定退还保证金,或者直到下一年收到新的保证金才会退。

  “对比特币挖矿支持与否,国家没有明确表态。”小武说,在应对当地政府部门检查时,矿场会被委婉地描述成“大数据项目”,这也是矿场主能顺利落地的原因之一,“但不是真的大数据运算,是挂羊头卖狗肉。”

  于是,下了高速上国道,下了国道转省道,出了省道上县道,矿场就这样建在深山里,而厂房其实是一个钢结构板房。

  5月28日,比特币攀上了8903美元(约6.1万人民币),是2019年以来的又一个新高。

  “这让挖矿的人越来越多。”小武说,虽然中国关闭了比特币交易平台,认定为非法交易,但全球70%的比特币却产自中国,而中国70%的矿场在四川。行业里甚至流传:四川,已成为比特币的天然“矿都”。

  5月28日,中国大唐下属金康水电站内,“矿场”在水电站一墙之隔修建了变电站,连接至厂房。厂房2018年投用,最矮的离大渡河河面仅数米。

  电站发电排放水时,水雾溅起近10米高,并洒进矿场区,工作人员戏称:“这是天然冷却水淋。”

  “矿场”里楼房的墙上装着一个个高速运转的大风扇,厂房内风扇前摆着密密麻麻的矿机,一些空置的机位前,多名工人正在忙着安装矿机。厂房外,便能听到机器运行的轰鸣声。

  工作人员向小武介绍,这里由湖南株洲的企业投资修建,只接收S9以上的机型,电价要跟公司负责人谈。这里3万多台矿机来自四川、湖南、江苏、深圳等地,机主将自己的矿机托管在矿场,他们缴纳完电费、机位费、保证金等,就等着出币。矿机24小时不停,运转半年。

  虽然是资深“矿工”,小武对比特币怎么产出也无法说清。他理解的是,比特币是一组特定公式,目前设计的是2100万个,每10分钟公布一个解,特别制作的计算机根据特定算法求解,最快求解成功就获得一个币,这一过程被形象称为“挖矿”。

  小武说,投入3000台矿机,成本超过400万元,效益好一个月出10个币,按照目前的行情超过50万元,一年可以收回成本。但“矿难”时有发生,2018年底,比特币跌破了成本价,很多人价值2000元一台的矿机,被200元“甩卖”。

  目前虽行情高涨,小武也担心挖矿会一夜之间被叫停。今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虚拟货币“挖矿”活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被列入淘汰类产业。“如果定稿没有变化,再‘挖矿’就是非法的了。”

  李先生称,自今年1月19日起,他在该网站绑定的手机多次收到验证码短信和语音提示电话,验证信息最后均提示“如非本人操作,可不用理会”。因为自己并未操作,他没有理会这些信息。1月25日下午,他突然发现账户内有56000单位的GGP,在1月24日13时20分许被他人转走,按照转走时价格每GGP为12.46元算,共损失69.7万余元。[详细]

  今年5月,勒索病毒“永恒之蓝”席卷全球。攻击者声称,要想解锁被病毒控制的电脑,需要支付等价300美元至600美元的比特币。因此,这种病毒又被部分媒体称为“比特币病毒”。此事再次将比特币引入人们的视野。“犯罪分子也希望拥有一个非常安全、便捷,且不通过任何国家机构的交易工具”,财经专栏作家肖磊告诉新京报记者,比特币因其匿名性、难以追溯性独得黑客“青睐”。[详细]

  北京警方15日通报称,嫌疑人仲某利用公司管理员的权限,擅自修改公司电脑内的应用程序,破解公司存储比特币的账户密码,盗取比特币100个,价值数百万元人民币。目前,仲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警方刑事拘留。[详细]

  近两年,要论投资圈最火热的产品,无疑要属比特币。虽然最近比特币价格有所下跌,但1比特币目前仍报8000美元左右。与此同时,因具有匿名、跨境流通便利等特征,比特币也在不少刑事案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有的被用于购买非法物品,有的则被用于洗钱。虽然犯罪分子意图利用比特币的隐秘性逃避司法机关的侦查打击,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详细]

  13日,该中心百步亭营业班用电检查主管周勇发现江岸区淌湖村一个台区损失电量飙高,于是带组员赶往现场一探究竟。到达现场,周勇看到台区变压器电缆箱中有一根电缆直接“飞”向一栋出租房的楼上,有人直接在电缆箱内私接了一根电缆窃电。周勇拿出钳型电流表测量,显示通过电缆的电流为360A。[详细]

  比特币是一种P2P形式的数字虚拟货币,可兑换成大多数国家的货币。理论上,只要有一台电脑,任何人都可参与比特币挖矿。但由于比特币的总量被限制在2100万个,数量稀缺,因此要想挖到比特币,就必须配好挖矿机。今年5月,比特币价格一路飙升至1.9万元,一些骗子也借此编织出新的骗局。[详细]

  一年前,比特币是让人疯狂的投资爆款,单枚比特币价格高达近2万美元。一年后,处在“瀑布”行情中的比特币已触及3600美元,最大跌幅达82%,投资市场更是哀鸿遍野。[详细]

  近日,南京警方经过2个月的跨省追踪,成功捣毁一个特大跨省通讯网络诈骗团伙,一举抓获涉案人员70余人。6月初,家住江宁的邓女士通过挂网卖房认识一个自称“刘建军”的男子,刘某向邓女士推荐了一个比特币投资平台,在刘某的撺掇下,邓女士先后四次通过该平台投资共计人民币270多万,期间,账户内一直稳赚不赔,然后在最后一次投完110万后,邓女士发现平台“平仓”了,这就意味着账户里的270万元全部亏损,甚至还倒欠平台6万多美元。怀疑被骗的邓女士向警方报警。接到报案后,江宁公安分局高新区派出所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最终锁定了福州某写字楼内的两处嫌疑窝点。9月27日,南京警方出动80余名警力前往福州。在当地警方协助下,专案组民警果断出击,一举捣毁以徐某为首的特大跨省网络诈骗团伙。12月18日上午,南京警方将这笔失而复得的270万正式发还给了受害人邓女士。[详细]

  去年11月,一篇微信公众号信息引起人们关注,“‘暗网’上有人挂售某网站30余万条用户资料信息,叫价1个比特币。”这个涉事网站负责人获此消息,焦急万分,匆匆到江汉区公安分局报警。在互联网上,暗网犹如沉入水中的冰山,追查暗网信息的幕后黑手,相比一般的网上追踪困难得多。这名作案的黑客还声称,他不仅攻克了数据库,还拿到了包括服务器在内的全部权限,并晒出网站管理后台信息。[详细]

  2013年11月,他在淘宝某店铺买充值码兑换比特币,后来比特币在国内的此类交易被中国人民银行叫停。如今,当年的买家告了卖家——按照市值,当年我买的那些比特币价值7万余元,那么,你还我。昨天,杭州市互联网法院审理了该院首起“比特币”网络财产侵权纠纷案件。[详细]

本文链接:http://germworks.net/zhizhan/93.html